刑场女子:古代骑木驴竟这样处死妇女的

  • 时间:
  • 浏览:799
  • 来源:卡酷

  许是烹煮之刑太过的缘故,即使史书上有记载,也是寥寥几笔带过。事实上,烹煮之刑的产生,和原始社会而粗糙的生活方式是离不开的。因为烹煮最早的记载是在商朝时期,那时候人类才从原始社会进入奴隶社会,对于原始社会的很多生产方式和生活习性也会保留,所以烹煮之刑也随之产生。既然有了这样的存在,后世的朝代为了,自然也不会放过。

  所谓爱国心,是指你身为这个国家的国民,对于这个国家,应当比对其他一切的国家感情更深厚。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中国古代的名人爱国名言大全,欢迎阅读。更多资讯请继续关注名言警句栏目!

  唐人热烈,宋人内敛。唐人喜欢画骏马、苍鹰和牡丹。因为这几种热烈、奔放、大气的意向正抒发了唐人性格中的和雄健,特别是牡丹,因为其热烈奔放,艳压群芳的强劲感官冲击力和至强至烈的色彩感染力而成为唐代的国花。而宋代的文人画家却偏爱画梅兰竹菊,它们独处山中,低调含蓄,幽冷寂寞。

  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紧箍咒让广大的孙悟空都无法奈何,而将人头部固定好后用一个圆形的箍将人头部箍住,这脑箍又岂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以军事演习为名严密着的清东陵内,经过七天七夜的疯狂盗掘,珍宝一扫而空,一片哗然,肇事者,许多国宝至今下落不明,是国家的重大损失,让国人愤慨!

  在已被判死刑的妇女,如有被判此刑罚的,需木驴上。过程中还要用荆条等鞭打女犯以增强效果。

  里取出王婆,当厅。读了朝廷明降,写了犯由牌,画了伏状,便把这婆子推上木驴,四道长钉,绑索,东平府尹判了一个剐字,拥出长街。两声破鼓响,一棒碎锣鸣,犯由前引,混棍后催,两把尖刀举,一朵纸花摇,带去东平府市心里,吃了一剐。

  那么,王婆骑木驴究竟是一种什么刑罚呢?所谓木驴,据历史记载,有许多种样式,大致可因当地的制造工艺水平高低,分为繁简两种。

  简单的,不过是一段圆木头,下面安四条腿,像一张条凳,所不同的,第一是凳面 不是平的,而是呈圆弧形;第二凳面正中间,有一根二寸来粗、一尺多长的圆儿,向上竖着,象征驴毬--这就是这种被称为木驴的原因:你不是贪淫么,驴毬最大,让你临死之前充分享受!女犯被判剐以后,就把她衣裤剥光,把她强按在木驴上,关键的一笔,是一定要把那驴毬插进女犯的里。女犯负痛,当然要挣扎,所以还要用四枚大铁钉把女犯的两条大腿钉在木驴上,然后由四名大汉抬着木驴。

  队伍的前面,敲着破鼓、破锣--之所以一定要用破鼓、破锣的原因,绝不是没有好锣好鼓,而是一定要和县太爷出行的鸣锣开道有所区别。在的过程中,还要用带刺的荆条--也就是《水浒传》中所写的混棍--女犯的后背,要她高喊:我是亲夫的淫妇,大家来看我的!--这是中国传统中,专门用来对付红杏出墙又加亲夫的妇女的。充分体现了男权社会、夫权社会对不守妇道女性的。

  所谓繁式,估计可能是科学技术发达、木制机械制作技术精良以后对传统手抬木驴的技术改进:繁式木驴,肚子里是空的,四条驴腿,各安木轮,女犯的时候,不是被抬着走,而是有人在后面推着走。关键的一笔,是木轮连着一条制动杆,制动杆连着木驴肚子里的一个偏心轮,偏心轮又连着象征驴毬的儿,所以木驴往前推,驴毬就能上下伸缩。往往女犯还没有押到刑场,由于儿捣烂了内脏,早已经半死不活,气息奄奄了。

  1864年,天京被清军攻陷,太平军女兵除少部分而死外,大部分女兵为清军所俘虏。清军随后对天京进行了人性的屠城,无数太平军被俘女兵遭受了骑木驴然后凌迟处死的。

  清军的可见一斑:“太仓被占领的次日,上午十一时光景,有一大批俘虏被到卫康新附近清军营地。这批太平军,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从刚出世的婴孩,到80岁蹒跚而行的老翁,从怀孕的妇人,到10至18岁的姑娘,无所不有。清军把这些妇女和姑娘,交给一批,再拖回来把他们处死。有些少女,将她们翻转来面朝天,撕去衣服,然后用刀直剖到胸口。”

  “这些做工作,能不伤五脏,并且伸手进胸膛,把一棵冒热气的心掏出来。被害的人,直瞪着眼,看他们干这样惨无的事。还有很多吃奶的婴儿,也从母亲怀里夺去。很多太平军俘虏,不但被,而且还受凌迟,他们的衣服被剥光,每个人被绑在一根木桩,受到了最精细的。他们身体的各部分全被刺入了箭族,血流如注。这种还不能满足那些刑卒的般的恶念,于是又换了别种方法。们割下他们一块一块的肉,有时塞到他们的嘴里,有时则抛向喧哗的观众之中。令人不忍卒睹......”

  “这些可怜的人们在数小时内都一直痛苦地扭动着。大约在日落时分,他们被一个的清军押到刑场上,这家伙手里拿着刀,急欲把自己的双手染满鲜血,简直像个的。他抓住这些不幸的者,威风凛凛地把他们拖到 前面,嘲笑他们,他们,然后把他们乱剁乱砍,用刀来回锯着,最后才把他们的头砍断一大部分,总算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东方的天际已经泛白,一阵清脆的锣声响起,大队的清兵从四面八方涌向督府门外的校场列队。十几个将佐从府衙的几间中跑出来。程秉章看了看几乎被结结实实捆在上的三个女俘,向已跨上了高头大马的王伦挥了挥手,自己转身钻进了停在一旁的绿呢大轿。王伦看着刘耀祖也上了轿,转身催动坐骑,地出发。三声号炮响过,三辆同时启动,骨碌碌地鱼贯而出,的队伍启程了。

  队伍的最前面是上百人的马队,后面紧跟着总兵的执仗,接着是排成两排的十面开道的大铜锣,每面锣由两人抬着,另有一人不停地敲着,十面大锣发出哐哐的巨响,震的发颤。锣声响过,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悠悠地响起:各位百姓听真,长毛作乱,乡里,已被官军平定。长毛要犯萧梅韵已被生擒活捉,奉曾(国藩)大帅之命,三日后凌迟处死,以儆效尤……。紧跟着开道锣的就是滚滚而来的三辆。第一辆的木笼上竖着一块木牌,牌子上写血红大字——长毛匪首萧梅韵。囚笼中的女俘容貌俊美,但颜容憔悴,见者无不为之动心。她的头被枷在木笼外,秀目微闭,油黑的长发随风飘摆;她的身体被十字形绑在囚笼内,除一条二指宽的白布条遮住阴部外再无一丝一缕。

  女俘赤裸的身上,后面两辆并排的小上没有囚笼,两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俘也是地被跪绑在上,她们都低垂着头,让浓密的长发遮住煞白的脸,两双挺秀白嫩的乳房随着的颠簸上下摆动。她们的背后都插着木牌,分别用红笔写着周若漪和陆媚儿的名字。三辆的周围是五十名刀斧手,个个膀大腰圆,赤裸着上身,每人背后插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大刀。早晨上前又各得到一碗白酒的赏赐,因此个个面红耳赤,掭胸叠肚,显的分外。他们都不时地用的眼光打量着近在咫尺的上的三个年轻女俘。他们知道,这三个年轻漂亮的女俘将成为他们的刀下鬼,他们每人都梦想着自己被选中,三个白嫩的中的一个被自己于股掌之上,在自己的刀下被切割、被肢解,在哀嚎中慢慢死亡。对这些来说,没有比给女子、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子行剐刑更刺激的活了,特别是这次,一下有三个仙女般的女俘要剐,其中一个还是名震四方的女将军。刀斧手的背后,披挂的王伦骑在高头大马上,眼睛不时打量着四周和前方中三个肤色白晢耀眼的女俘。他身后是排成整齐方阵的二百人的督府卫队,一色的白色高头大马,卫队中央簇拥着两顶绿呢大轿,旁边一面大纛旗上一个斗大的“刘”字格外醒目。

  的队伍出了城,向城外一个较大的镇子逶迤而行,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吹的队伍中的旌旗猎猎作响。开道锣声和队伍中的吆喝声将道两旁的人逐渐聚拢过来。当围观的人们看到上三个赤裸的女俘时,嘈杂的声音开始在四周响起,人越聚越多,一些二流子听说是女人光,大呼小叫地拼命向前挤。当有识字的人指着囚笼车上的木牌念出萧梅韵三个字时,围观的人眼中都闪出了惊异的目光。萧梅韵统帅的太平军女军在这一带转战多年,她是这一带的传奇人物,一则因为她的勇猛,二则因为她的美貌,但多数人是久闻其名,未见其人。这半年多来,多有太平军女兵被清军俘获后、、、凌迟时有所闻,就连附近的妓院中也时常可见被清军玩腻后卖去的太平军被俘女兵。而现在被十字形赤身绑在囚笼之中的漂亮女俘竟是大名鼎鼎的萧梅韵本人,而且三日后要被当众凌迟处死,这不禁让所有的人都心头一震。

  此时被替代充作萧梅韵绑在囚笼中的楚杏儿此时正着和的双重痛苦。凛冽的寒风吹着她的柔嫩肌肤令她感到阵阵刀割般刺痛,但最令她难以的是下腹的坠胀,大半天时间没有排尿,膀胱胀的满满的,但尿道被清军用“如意杵”死死塞住,下腹就象要爆裂了一样。杏儿感到羞愤难忍,因为她明白很快她就要在之下出丑,而且是以萧梅韵的名义出丑。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旁大多数围观者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那目光中有惋惜、有兴奋、有淫邪,也有,还有人在不停地指手划脚地议论着什么。她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由于被木枷枷住,她的头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向前仰着脸,任人围观。她只好紧闭双眼,同时紧咬下唇,不让痛堪的表情流露出来。

  的队伍在一片喧嚣声中缓缓地穿过围观的人群,穿过两个小村庄进入了大镇的中心。大两旁的人越聚越多,从昨天半夜程秉章就派出大量的兵丁,在周围百十里内的村镇广贴,今天天一亮他又派兵去沿途的村镇大肆宣传。不管是爱是恨,谁都想亲眼看一眼萧梅韵这个传奇中的巾帼英豪,更何况是裸身。加之清兵挨家挨户往外轰人,因此沿途村镇是万人空巷,待队伍进镇时,程秉章事先派人选定的一片连片的打谷场上已是挤的水泄不通了。队伍进入谷场,马队和督府卫队向四面散开警戒,两乘大轿在谷场尽头落地,三辆在轿前停稳,五十名刀斧手环立在四周。围观的人群随着大轿落地轰地向前拥去,偌大的谷场上挤了上千人。挤在前面的多是一些年轻力壮的游手好闲和上蹿下跳的孩子,他们与一字排开的近在咫尺,中间只隔着一排手持大刀赤臂露胸的刀斧手,上被裸身的女俘看的一清二楚。两乘大轿的轿帘同时掀开,程秉章和刘耀祖从里面走了出来,早有人抬来两张太师椅伺候他们坐下。谷场上人声嘈杂,人们表情不一,交头接耳。男人们多数是骚动、兴奋不已,不时有人问:哪个是萧梅韵?被清兵赶来站在人群后面的年轻女人们个个满脸通红,羞的不敢抬头,只有几个老年妇女望着不停地叨念:,,谁家的闺女落在这群手里,糟蹋了……;

  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小声对周围的人说着:这几个女娃受的罪不轻啊!陆媚儿和周若漪尽管手被高高吊起,仍拼命垂下头,将脸埋在低垂的秀发之中,楚杏儿被枷的动弹不得,只好紧闭双眼,羞愤的泪珠从眼角滚落下来。这时王伦一挥手中的马鞭,三声沉重的锣声响起,谷场上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王伦提着马鞭走到前,指着中间上的囚笼高声道:给众位见识一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萧梅韵,又叫梅帅的,今天被我们刘大人请来与大家见面。并呵道:张开眼让大家看看你!见楚杏儿不睁眼,他抡起马鞭狠狠地朝高耸的乳峰抽了下去,只见铜铃翻飞,一阵叮铃铃乱响,乳房上立刻鼓起一道紫红色的。楚杏儿紧咬牙关,只是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眼帘仍然低垂着。王伦,将马鞭向楚杏儿下腹捅去,杏儿只觉小腹象要爆炸一般,拼命忍住不叫出声来,眼睛却无奈地睁开来,无神地望着远方。王伦见女犯睁开了眼睛,道:梅帅是有名的大美人,怎么不敢见人哪!然后他转身对围观的众人说:这么漂亮的女人人见人爱,可惜不在家里相夫教子,却跑出来聚众谋反,落得如此赤身露体招摇过市,最后挨千刀受死,连个窑姐都不如了吧!见围观的人群开始交头接耳,他提高声音恶狠狠地道:今后谁跟着长毛,就是这个!说完他脸色缓和下来奸笑着说:不过我们还要物尽其用,这大美人不能就这么便宜受死。刘大人有令,命这萧梅韵凌迟之前献身慰劳地方士绅,以小赎前罪,有意者今天午时到总兵府报名,大家可别错过机会啊!他话音未落,谷场上已是一片骚动,而楚杏儿的脸色则白的吓人。

  他指着右边的道:这位是萧梅韵的陆媚儿,看这陆姑娘,多可人的小妮子,偏要跟着人,落到如此丢人现眼,现在哭也晚了!看着哭的似梨花带雨的陆媚儿,谷场里一片叹惜声。王伦此时话锋一转,踱到左边道:这位姑娘大家可能不认识,她就是萧梅韵的掌印官周若漪周姑娘,说着他抓住周若漪的头发向后一拉,将她的脸露了出来。周若漪手吊在柱子上,头抓在王伦手里,身子还在拼命的挣扎。有人读出了烙在姑娘上的是“女营”二字,有人立刻发现萧梅韵和陆媚儿上也都有相同的烙印。

  这支庞大的队伍大张旗鼓地从南到北绕城转了半圈,足足游了三十多里,其间又穿过了几个大镇,停留了三次,每次都将三名女俘,特别是顶着萧梅韵名字的楚杏儿大大地羞辱一番。将近正午,队伍回到了城里。

  王伦转向乱哄哄的围观人群,手中的马鞭重重地戳着姑娘的乳房高声宣布:刘大人有令,这三位女俘乃长毛重犯,协同作乱,依律凌迟处死,午时开刀!午时开刀!

  人们看看已转到头顶的太阳,所有的目光又都投向了这个上赤裸的姑娘。凌迟,也就是说一丝不挂的展示在之中,让把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一点点地割去。三个女俘依次被解开了捆住手脚的绳子,然后被人七手八脚架了起来,拖下,架上一个高台。台子中央有一个一人多高用粗圆木搭成的门形刑架,有刀斧手将周若漪两手捆在一起,穿过刑架中央的一个铁环,拉紧绳索,使她们两脚离地,将她们吊了起来。又有两个刀斧手过来,在姑娘们脚踝上各捆上一根绳子,然后向两边拉开,将绳索分别绑在刑架两边的立柱上,然后凌迟之刑开始……”

  据历史记载,第一次在妇女犯罪时使用木驴,时间大约在两宋之间。初期的木驴虽然构造相对简单,但由于古中国地域的广大,仍可以考据出许多种样式。

  在宋、元期间,通用的一般是最简单的木驴原型,通常是一面圆长型的木板,下面安装有四条支撑的驴腿或滚轮,如同一张普通的条凳。所不同之处,首先是其表面并不平坦,而呈现一定的弧度,类似驴背的形状;另外于长木板正中间,安装一根约二寸粗、一尺余长的圆木橛子向上直竖,象征驴球,因而一般称呼此类木驴。

  被判的女犯定谳以后,她的衣裤将被完全剥光,在验明正身后,衙役们将女人妥当,便可将她的双腿分开,对准那根驴背上的粗木橛直插进去。接着,用铁钉把女犯的两条大腿钉在木驴上,防止其因负痛而挣扎。最后,由四名大汉抬着木驴上的女犯,整个程序便告一段落。整体而言较明清时代的木驴简单,过程也较不繁复。

  根据部分民间说法,宋,元期间,在女犯骑木驴时,队伍的前导按照惯例会安排衙役和兵丁敲着破旧的锣鼓开道,并全城百姓,之所以使用破鼓、破锣的原因,是为了要和仕绅出行的鸣锣开道有所区别。

  另外,在的过程中,、山东等部分地区会使用带刺的荆条--也就是《水浒传》中所录的混棍--女犯的后背,其高喊:淫妇某氏,于某月某日犯淫,于此木驴,警人,莫如妾身之!,其余大部分地区则会在时以水火棍鞭打女犯的乳房和臀部,以增加其羞辱感和疼苦。

  宋元期间发明的木驴,一般咸认为是这是传统中国刑罚中,专门针对女犯身体的滥觞,其构造在经过数百年的改良演进后,在明清期间成为一种更为的刑罚,完全体现了男权社会、夫权社会对不守妇道女性的。

  在明清时代惯例使用的,则是稍微精巧一点的木驴,根据的样式做了一定程度的改良。这类的一般被雕成柳木制的假驴子,或者是一个驴鞍状的结构,安装在平板车上。

  和简式木驴略有不同的是,这类木驴的木橛子下面连接了偏心轮一类的活动机关,可在木驴移动时由车轮带动木橛子在女的里一下一下抽插。更重一点的木驴在插木橛子的后面,还会加上一根套入女犯的木橛,以在时对年轻女人的身体造成更强烈的刺激,痛苦和。

  判处木驴的女犯在前会被剥光衣服,以达到民风,及削弱女体力避免的效果。但依照惯例在她们的上留下可辨认的伤痕。

  结束后,的女犯会被架上木驴,她的和分别套在木驴背上前后两根一粗一细的木橛子上,使两根木制的进入其身体相当的深度,却不致对内脏造成立即的。

  女犯的上身通常除反剪双手外不做固定,给予其一定的回旋空间以避免过度挣扎造成的。但由于强烈的耻辱感和痛苦,时会将女人的双脚脚踝以或麻绳固定在木驴车底板两侧的铁环上(不用大铁钉的理由,是因此种木驴十分,对女犯的体力消耗也极为剧烈,要避免掉时任何形式的出血和额外损伤),女犯的背后会被插明人犯姓名籍贯和的朱批标牌,表示验明正身等待,然后木驴才可正式开动。

  时,木驴上的两根木橛会一上一下交替插入女犯的和,引发一种极为,类似的痛苦感觉,运动时,木橛最深可进入女犯身体多达七至八吋(换算公制18至21厘米)的深度,使其感到一种身体将被捅穿的极度强烈的恐惧与刺激,由于女犯的双腿被分开固定在驴背的两边,使她们完全无法藉由夹紧大腿缓解每一次抽插的威力,只是造成体力无谓的消耗,并让位于身体重心的前后两个孔穴受到比一般性行为强劲许多的刺激,许多身形较为娇小的女犯,甚至因为木驴捅刺的力道过于难以承受,而在的半途大便失禁。

  有部分木驴在安全性上做了更完善的改良,其为了避免被木驴整死。另有一种木驴的变化型,去除了原型所具有的驴背型鞍。考虑到女犯体能水平的耗竭,木驴的时间长度通常不会超过三个时辰(换算公制360分钟,6小时),一般自辰时初完毕起算,到近午时送回行场为止。而由于女犯必须用力绷紧双腿以抵抗和生殖器处的压力,所以前将她们从木驴上解下来时,据传没有一个能够自己站起来。

  女犯在大街上让人们看着挨过木驴的,一般还会在刑场上继续展览其赤裸的身体,直到死刑正式执行。

  明代以降,许多地区的木驴为了给予女犯时更强烈的羞辱,内部偏心轮装置的设计于是渐被采用。此类机关为在一般木驴的双轮轴机关上加装一小型的偏心轮,可在木驴被推动时,同一次木橛的抽动周期内调节机关抽送的速度快慢。

  当女犯骑坐上这类加装偏心轮机关的木驴时,女犯必须用力弓紧身体,抵抗下身木杵所施予的强大压力,而在木橛子插入使的身体可稍稍喘息之际,其速度便突然加快,而这便是骑木驴时女犯的会被插得规律地一挺一挺的主要原因。

  偏心轮的设计不但大大增加了女犯在时身体所受的的刺激和,更由于其独到的自发性速率调节机关,使感受到一种类似性行为时,被插入的感觉,又同时减少了女犯因出血而提前的性,是一种而十分有效的木驴。

  有一型的木驴仅为单纯负载女犯的,用在那些被判处,但较轻(通常为通奸罪或浸猪笼的附加刑)的女性。此一类的因没有木橛妇女身体的缘故,一般称为坐木驴,以与重罪女犯的骑木驴相区别。

  此类木驴虽有木驴之名,但其实只是普通的平板车而已,于其上树立起一根斜向后的长木桩,另于板车较前方树起较短的两根木桩。

  时,的女犯先背靠斜木桩仰躺着,她的两只膝弯则在身体前方左右的两根矮木橛上,使其双腿不能自行收拢。最后执行者调整女犯身体仰躺的角度,最后在的颈部、乳房和腰部附近各揽上一道绳子将上身固定住,并将其长发盘在头上绾成大圆髻的样式,避免遮挡到其乳房的。便可以开始,此一类型的木驴不会对造成任何生理上的,但的阴影仍然难以避免。

  有明一代开始实施的木驴以及凌迟刑法,由于过于,在明朝初期常出现狱中被的女犯在之前自尽的意外,用的方法通常为在牢中以碎瓷自制的利器,以削尖的竹片自戕,或咬舌自尽等。为此,实法的制定了一套特别用来控制木驴女犯的措施,以防范此类事态的扩大。

  在被确定后(通常为之前一至二天),女犯便会从一般性被转移到戒护严密的女牢中关押。

  在女牢里,正式被剥光所有衣裤,由衙役和仵作进行验明正身和身体检查的工作。另外,女犯的及是否有外伤,会使其无法承受木驴的,也是验明的重点,如果的生理状态未达到一定水平,将会由衙役暂时在女牢中调养,直到适宜进行。

  之所以不给她们穿上衣服的原因,一是防止她们逃跑或私藏器械的措施,二是给要送上后,骑木驴处死的女穿上衣服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在单人里,最常用来禁制女人四肢的方法,名为”四马倒櫕蹄”,其用法是先将裸身女子的双手反剪于背后,另用一根绳子把的双脚绑在一起,再拴在她背后的绳结处,女犯被这样捆着,便决无可能自行逃脱。

  而在女被到的这段期间,她的三餐饮食和大小便都要在的严密下进行,有些地区的刑房,会让女在前一天晚上自行排空身体里的屎尿,以防止时因恐惧而失禁的发生。当然,此类的排泄动作也是在的下进行的。

  年轻的少女或未过门的进行例行性的破身,以避免其在时过度出血而死,这类的程序也同样在关押于女牢的期间,由狱中的刑律人员进行,一般此类的强制,为考虑女犯的复原速度,并不会和其它的妇刑同进行。

  木驴刑法充分体现了封建社会对女性身体的。对受过此刑的女犯而言,她们永远失去了法封建社会体制内的地位,不会有任何他的亲属,家人或接方愿意来她的,而挨过木驴的女犯既失去了人格和身为人的,封建便可以用任何可以想象到的残法来处死这个女人,而不会受到任何上的非难。这也是为什么木驴刑法通常只用在被判凌迟处死的年轻女身上(但是凌迟的包括了通奸,淫罪,亲夫,聚众谋逆,抗税等不一而足)。

  另外,木驴的不同于一般的刑罚,女犯必须承受的极度耻辱和身体上被粗木橛的痛苦,骑完木驴的女犯往往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彻底洞穿”的感,若是没有在前进行排便的程序,将近有两成的女人,会在从木驴解下来时出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况,这样的强烈羞耻和极度的疲惫令年轻的女盼望早些被处死,因此对骑完木驴的女犯,会相对容易和顺利的多。

  木驴刑法的另一之处在于女犯的身体在时受到了相对上的,但这样的足以让每个女精疲力尽。到最后,几乎所有年轻女犯都只能一面被木驴在身体里地,一面淫叫着被送到的刑场。

  即使是被判处”坐木驴”的女犯,也不能逃避往后悲惨的命运。在结束之后,貌美的女犯(许多在刑前就已被不肖私下议订价格卖身给妓院)往往直接在脖子上被拴上,作为没入奴籍可被任意处分的性工具,赤裸着身体被青楼的龟公带走。被判充军者则以军妓身分没入当地或远方的军营,后半生的在众多男人的下度过。

  日本江户时代有三角木马,又称木马责。不过主要用来拷讯年轻女性用,而不若古代中国,用木驴来作为惩罚妇女的道具。

  相比于碎尸,更的则是还要将这些肉煮来吃,也就是所谓的“人吃人”。一般在看到这样的报道后,我们直觉这人是个狂魔。但是,这样的案列在古代并不少见,甚至将人碎尸后煮来吃的并非一个病,而是唐唐一国之君。这样的方式在古代被称之为“烹煮”,也叫烹刑、镬烹、鼎烹等,即将人丢到装有沸 ...

  古代有的后妃之所以能宠冠后宫,独得专房临幸,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后妃身上能散发出来令荡神迷的体香。然而,每当提起通体喷香的女人,大家无不想到清代乾隆的香妃。其实,香妃并非是历史上独一无二拥有体香的女人,古代有许多的后妃都有各种不同但都可以令荡神迷的体香。关于体香史上 ...

  如果直接从唐朝跳到宋朝,你会打一个冷战:这两个时代的气质,是如此不同。从唐到宋,中国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唐代女人外向泼辣,宋代妇女却内敛柔和。唐代女人喜欢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宋代妇女却只能站在重重帏帘之后,掀起一角向外悄悄张望一下。唐代妇女可以和男人一样,大呼大叫地参加集体体育运动, ...

  中国古代100名最有名的女人一百个女子,一百种不同的命运,一百段绝世的传奇。她们或是温柔婉约,或是刚烈坚强……她们或是一贫如洗,或是权倾一时。1、花皇武则天:千古一帝。2、花王慈禧太后:晚清五十年,尽在此女手中,几令国将覆国。3、花仙陈圆圆:秦淮八艳之一,蕙心纨质、淡秀天然,令吴 ...

  贾宝玉曾有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肉。古往今来女孩子们往往多愁善感,她们的心情如饱含了水分的海绵一样,轻轻的一拧就能拧出一的水渍来。在这用水做成的心情里,富含的是稠稠黏黏的情感,如果这些遇到大风大浪的情感冲击,往往会石破天惊,在中国历史上就有五大哭女:“斑竹”娥皇、女英、“撼城”孟姜女、 ...

  第1位:南朝梁元帝的妃子徐昭佩据《南史·后妃列传下》记载,南朝梁元帝萧绎娶徐昭佩为妃,但二人关系不大融洽。这主要是因为元帝只有一只眼睛,相貌不雅。每次元帝临幸徐妃,徐妃“必为半面妆以俟”,理由是一只眼睛只能看一半。总是惹得元帝“大怒而出”。从此成年累月不入徐妃寝宫。徐昭佩深感宫闱寂寞,芳华虚 ...

精彩推荐:女犯女俘骑木驴王伦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