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浩田曾被炮弹击中垂危 沂蒙大嫂挤乳汁救命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卡酷

      上海解放后,三野政治部摄影记者陆仁生同志拍摄的解放军露宿上海街头的照片,曾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反响。这张照片真实地反映了我军入城后严格遵守纪律、不入民宅的情景。当时我们七连担负静安区警察局的治安等任务。大家忍着饥渴,谢绝了群众送来的食物;有时为了伤员救急,向老乡要一碗水,也要留下钱。通讯员张瑞林遇到一位市民负伤倒地,忙打开急救包给他包扎,还拿出自己仅有的津贴费,雇了辆三轮车送到医院。可是张瑞林因为好奇剪了市民的一个灯泡,我们也毫不留情,还是把他关了禁闭。

      6月,进行战役总结时,由79师师长萧镜海、政治委员谭佑铭、参谋长彭辉、政治部主任常勇联名签署的奖状上写着:“迟浩田同志在解放大上海战役中积极艰苦,严格执行我党政策纪律,做到秋毫无犯,创立功绩,评定为二等功。”后来,我们军又进行评功选模活动。我被评为团甲等战斗模范,再后又被评为华东三级人民英雄。我们连的张瑞林、孙茂礼被评为团的战斗模范,岳明玉、严金表被评为特等功臣,还有一等功臣4名,二等功臣35名,三、四等功臣100多名。全连43名同志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0月14日,我们军召开首届英模大会,要找个英模代表发言表态。军政治部仲曦东主任说:“让迟浩田讲。他是连队干部,又是孤胆英雄,当代表最合适。”我还真有点胆怯,团的领导都给我打气。我代表全体英模表态时,主要讲了“我们所以能够成为英雄模范,是由于党的培养,应归功于人民。”这是我的心里话,我先后参加过30多次战役战斗,每次都亲身体会到,如果没有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胜利。我们在山东打了那么多次仗,每次战斗中,在前线运粮草、送弹药、抬伤员的支前民工的数量,都大大超过参战指战员的数量。在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中,当地群众也同样给我们有力的支持。特别是上海地下党员领导群众,冒着生命危险,与我们密切配合、共同战斗的情景,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在这次英模大会上,我遇到了军医疗队手术队的孙凤钜医生。他多次立功受奖,也被选为这次英模大会的代表,后来还荣膺华东军区一级英模称号。他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说:“小迟,你真行,干得不错,你在大会上的发言也讲得好。”我和他开玩笑说:“当年你要锯了我的腿,咱们就不可能在这里相聚了。”

      事情是这样:1947年7月,在南麻临朐战役中,我被炮弹击中,左肩、头部、腿部多处受伤,右小腿皮肉撕裂,露出了被炸断的骨头。这是我5次负伤最重的一次,我很快失去了知觉。一股奇异的奶香使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一位沂蒙山区的大嫂正在给我喂奶,那大嫂惊喜地给我擦着额头的汗珠,自己却流出了眼泪。她看我失血过多,生命垂危,就挤出自己的奶汁,一勺一勺送进我的嘴里,是这位沂蒙山区的大嫂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后来,三个老大爷,推拉着一辆独轮小车,把我和另一位重伤员送往后方医院。我躺在车的左边,右边是75团的一位副连长潘金贵,他的肠子、睾丸都被打得露了出来,因为没及时治疗,伤口感染生了蛆。好心的大爷只好用块布遮盖起来。潘金贵痛苦地呻吟着告诉我,他是山东莱阳人,父亲当长工吃了一辈子苦。他说:“如果我先死了,请你写信告诉我家里;如果你先死了,我就写信告诉你家。”途中,国民党飞机又来轰炸,老乡赶紧把小车推到山沟里隐蔽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把我们俩遮掩住。我和潘金贵过意不去,就说:“我们都是重伤,干脆把我们丢下算了,免得连累老人家。”那时山东老百姓还叫我们“八路”,老大爷说:“别说傻话,八路军舍命打鬼子、打老蒋,要是把你们丢了,俺的良心不是被狗吃了!”他们随身带的炒面不舍得吃,向老乡讨点水搅合了喂我们。过河沟时,生怕颠着我们,抬着车子走;一停下车来,就不断地用手为我们驱赶围着伤口嗡嗡叫的苍蝇。

    精彩推荐: